樓主: 張建平
4678 24

[張建平] 說哲學已死的人死了,但哲學並沒死 [分享]

  • 0關注
  • 71粉絲

貴賓

大師

38%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5
論壇币
49836 个
通用積分
10569.2477
學術水平
1458 点
熱心指數
1297 点
信用等級
977 点
經驗
133445 点
帖子
13654
精華
13
在線時間
2491 小时
注冊时间
2008-9-25
最后登錄
2019-10-19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9 15:22:41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说“哲学已死”的人去世了,他就是斯蒂芬·霍金。但哲学还没死。
    《The Grand Design大设计》一书是斯蒂芬霍金继《时间简史》之后另一部重要的著作,在此书里霍金放言“哲学已死”,再次语惊天下。
    霍金是物理学家,怎么会和哲学过不去?其实任何学科都是从从综合性的、可以谓之早期哲学的人类知识当中分解出来的。正应了古语所言——反者道之动、从哪里来还得回哪里去、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最终各个学科再一次综合汇集于“哲学”之名下。每一个学科的精英,都是试图从自己的角度看到世界的本真,而本真只有一个,所以很多大科学家最终都成为了哲学家,霍金当然也不例外。
    《时间简史》和《大设计》都出自于霍金之手,但是没有人将之当作物理学读本来看,而都愿意将之作为哲学著作来看。霍金对于宇宙的理解最终也是归于哲学,“哲学已死”这句话本身就是十足的哲言,霍金用这句话反驳了这句话,使之成为了一个悖论。

    多少年来哲学家都在两大阵营里打转,那就是所谓的“唯心”和“唯物”。哲学的基本问题是什么?至少得益于马克思哲学在中国的地位,多数高中毕业的中国人都知道,哲学的基本问题是“物质和意识谁是第一性”的问题,即唯物还是唯心的问题。
    然而不是!都不是!
    哲学的基本问题是“什么是物质”和“什么是意识”!如果能够统一了“物质”“意识”的定义,则“谁是第一性”也就根本不再是一个问题了。
    被划归于唯物主义或者唯心主义的哲学家们,都在按照各自的方法定义着“物质”和“意识”。因为所有的结论都存在于定义之中,所以,对基本概念的定义话语权就非常非常重要。导向固定结论的定义就是正确的;导向多重结论的定义也被看作是错误的。可以说,对基本概念下定义,其实就是一个“打哪指哪”的文字游戏。
    哲学家并不是科学家的最终层次。哲学家继续思考下去就是神学家。因为,大科学家面临的都是连他们这些“人类大脑”都捉摸不透的前沿问题,一般人都觉得看透顿悟理解的“常识”,在“人类大脑”面前都是问题重重,天天烧脑而百思不得其解,不得不感叹世界如此神秘,不信神才怪呢!但他们的信,不是普罗大众的迷信,也就只能尊之为“神学家”了。
    可以看到,知识大爆炸是导向神秘主义的时间窗口。在知识平稳积累的时期,大家都觉得已有的知识就是真理了,世界的面目似乎清晰了。而在知识爆炸期,新的知识突如雪崩般袭来,人们难免再次显得弱智和迷茫,在无法理解和消化之时,各种神秘主义就再次找到了生存机会。此时,所谓的唯心主义思潮就会再次抬头。
    信息无穷大知识无穷多,所以,鉴于世界上尚存有科学所不能解释之事物,或者出现以往的的理论所不能解释的新现象,就妄断物理学已死进化论已死等等,实在是可笑至极。宇宙是运动的,解释宇宙的科学理论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幻想出某一代人或者某一个圣人参透出一套一劳永逸的终极科学理论后世再也不用烧脑费神面对世界,这不过还是得道成仙的异想天开。
    不断有人以觉者的口吻生成参透了天机,声称科学已死、进化论已死、唯物主义已死、哲学已死……哀鸿遍野,唯独唯心主义满血存活。但这只不过是唯心主义者的自嗨。唯心主义依旧还是问题重重,丝毫不亚于甚至远超于唯物主义。唯物论者在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打哪指哪地改进着自己的理论,而唯心主义者总在幻想现在就得到一套终极理论。而所有标榜自己已经参透终极真理的人,其实不过就是在拐弯抹角宣称自己就是神罢了。
    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语言文字之外的思想表达方式和知识传播途径。人类的所谓文明史,说到底就是语言文字的演化史。文明以语言文字的形成为起源,没有语言文字的时代则被看作是原始蛮荒的自然界。人类对外界(头脑之外)的事物的一切感知认知最终都以语言文字加以表达、记录和传承。
    人类给于认知的对象,总得有一个描述的称谓即冠名,这类词语也就是文字学当中的“名词”。对于认知的对象和认知的主体,总得有个“名”才行。现在我们说,主体叫做“大脑”,对象叫做“事物”。不要以为起个名是件十分简单的事情,其实是一件十分烧脑的事情。“道”就是老子在烧脑之后才给予自然规律的一个自己也不知如何命名的权宜之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你瞧,已经说了那个要描述的对象叫做“物”,它又是先于天地而生,那就叫做“先物”呗,或者自创一个新字比如“先+勿”或者“元+勿”之类。
但是!並不是所有有名的都有對應的“實”,有名無實是常態。名詞所表達的內容並不一定是“實物”,例如:狀態、黑色、相貌、聲音、長度、亮度、強度、速度、流量、心情、成績、煩惱、幸福……乃至于精神、價值、靈魂、哲學、宗教……汗牛充棟,枚不勝舉。唯心論者需要回答:當說起這些名詞的時候,是什麽東西具有的狀態顔色性質,必須回答:這些名詞背後的“實”若不是物質又是什麽?!
    哲学界尤其是中国的哲学界,休谟哲学历来被划分到“唯心主义”和“怀疑主义”的派别里,然而这种划分太过狭隘肤浅。对纠缠于物质与意识谁是第一性的唯物唯心哲学来说,其实它们都是“决定论”而不是怀疑论,分歧只在于谁(物质或精神)决定谁罢了,总归是决定论,是确定论不是怀疑论。而休谟哲学却是非决定论,但非决定论又不是怀疑论。休谟既不怀疑物质(事实)的存在,也不怀疑精神意识(价值)的存在,两者都存在,这就不是怀疑主义。但两种存在之间并不是谁决定谁的关系,而是谁也决定不了谁,这也就不是决定论。既非怀疑论也非决定论,岂能够轻易给休谟冠以怀疑主义或唯心主义者之名?

    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地税局副局长廖立忠,网名“空心菜”,多年来在天涯网上發帖,宣扬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廖声称物理学已死、进化论已死、唯物主义已死,自己是真正读懂老子《道德经》的第一人。廖在五年前出版了《世界就是一个游戏》一书。该书请了清华博导、前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理事长曾国屏教授为之作序。因为廖立忠是1990年武平县理科高考状元,不乏理科功底,在论述上综合了文理史哲西学国学多个方面,尤其是理科方面的知识的大量引用,出版后很是俘获了众多国人的注意力,在国内尤其是關注哲学的人群中形成了一定影响。
    在《世界就是一个游戏》一书中,廖先生指出世界不可能是自然生成的,而应该是一种智慧设计,以此否定了以霍金黑洞理论为基础的现代物理学。接着又指出老子《道德经》中“道”就是一个“创世程序”,世界是由四维空间中的造物主编制了“创世程序”运行后逐渐演变而来的。而宇宙大爆炸相当于游戏世界中地图的突然产生;不确定性原理相当于是游戏初始状态的随机性;物体只有在被观测才真实存在,相当于游戏中的地图只有在把鼠标移动过去才会出现在屏幕上;“量子”代表的是游戏中屏幕显示模式的最小像素。物种不是在渐变式地进化,而是在跳跃式地升級,不存在中间过渡物种;物质与精神是全然不同的两个系统;时间是演变进程的刻度,绝对时间是存在的,而不像爱因斯坦说的那样只存在相对时间。
  最后,《世界就是一个游戏》还讨论了空间的特性,认为通过心灵修炼可以实现灵魂的升华,有可能超越空间界限升入高层空间中去,就像玩游戏的升級一样。人的死亡,不过就是从一个游戏层級进入到了另一个游戏层級。廖指出人类不能继续走以物质为导向的发展之路,而应该实现精神的觉醒,建立一个以精神为导向的新文明。全面皈依了唯心主义。看完全文,也不过就是创立了和“*轮功”不同的另一番神学说辞而已。
    廖把“道”又名为“创始程序”,这种解读本身没有多大问题,只不过是新时代的另一次翻译而已,翻译得还算是颇为得当,但老子的道字本来就是此意。道通理同路,合曰道理道路;路通程合曰路程:程通序合曰程序。故廖把道解读为程序并无新意,充其量不过就是结合霍金的现代宇宙物理学重新对老子《道德经》的一番自以为是的翻译罢了,而没有什么超越。
    但是,廖先生只是把问题的层級压在了某一层面的一个点上,而没有追根求源。我们都知道,程序是程序员写就的,那么写(霍金曰“设计”)出“道”这个创始程序的程序员是谁?“程序员”是不是一个“存在”?又该强曰何字?“上帝”和“神”?上帝和神是不是一种存在?既然时间是从大爆炸开始,那上帝写创始程序有没有花费时间?创始程序的运行有没有时间顺序?有没有可能穿越回到创始之前?既然名曰创始程序,就意味着有一个程序运行的起点时刻,老子曰“先”曰“元”,物理学曰“大爆炸”曰“奇点”,总归时间是有先后的,又如何推论出时空穿越的历史颠倒反复?如果创始程序的程序里写着可以时间穿越,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是在第几轮创世(大爆炸)当中生活着?这个生活着的我们又该强曰为何字?程序设计出来的世界里的我们有没有程序设计能力?比如现实世界里的几百万IT行业的程序设计人员,他们是被设计的结果还是也在设计着下一轮游戏世界里程序员?空心菜借用科幻电影《黑客帝国》解释说,我们人类真的是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之中。游戏中的东西是“虚”,这没问题,但游戏程序的设计者是实是虚?运行游戏的游戏机和电脑以及坐在游戏机外玩游戏的玩家又是虚还是实?《黑客帝国》影视组的导演演员又是虚还是实?
關于波粒二象性,廖先生忽悠科盲大衆說,物體只有被觀測時才是存在的!那麽,如果一個人在觀測另一個人沒有觀測,它到底是存在還是不存在?兩個人在觀測,一個人說觀測到了另一個人說沒有,它又是否存在?神漢巫師說他看到了神,而我們看不見,神存在嗎?一個巫師說神的旨意是這樣一個巫師說神的旨意是那樣,神的旨意到底是怎樣?
    如果人生是被人生之外的程序师设计出来的一场游戏,又怎么知道我们就不是这个程序设计员?如果确实只是被设计的玩偶,如何游戏又有何妨?对自己未来的担忧和思虑又有何意义?一个被设计出来的玩偶会去思考、又有什么必要去思考“人生”二字?所以,老子从不讲道,老子无为,讲道就是有图有为。《道德经》出自老子不过是一个假托而已。或者说,老子号召德行天道,说明有人没有按照天道行事,所以才有必要号召天下,践行天道。那么,如何证明那些没有践行天道的人的行为比如桀纣,也是程序中本来就有的一段?荀子“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又从何说起?
    对于“物质的存在性”,不论是老子的“道”,霍金的“大设计”,还是空心菜这样的“游戏”,都无法回答“元”的问题。牛顿说不出谁是第一推动者;霍金也不知道总设计师是谁。解释就只剩下一个字,“神”。世人说牛顿是有神论者而霍金是无神论者,但霍金仅仅是用总设计师之词替代了神的称谓罢了,这个人们用“物质”“存在”“自然”“客观”等等词语表述所认识的对象是没有什么认识论上的进步意义的。
認識世界的過程中,人們的認知長期的陷于一個默認的前提之下,即思想深處的與生俱來的好奇心求知欲,已經在對于人生來說絕對是無窮大(物質量和信息量)的認知對象面前屈服成爲“不可知”。不可知則神秘,就是有神論。在不可知論思想深處看來,客觀世界就應該是無規律的混沌,而秩序和道理只能是神創。

    人生来就有对周在环境的掌控欲望。要掌控,就要首先知道周围事物“是什么”,其次需要确定掌控的方向,这也就是休谟哲学给出的认识论的两个方面——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但当人们对事实判断的复杂性有所感悟,和自己的掌控能力有所担忧的时候,就很容易导向信心丧失,进而倒向神秘主义或唯心主义。但凡自觉掌控天下的人,都自信满满,只相信自己,要什么有什么;而自觉对周边事物无能为力的人,才会寄希望高級的神灵存在为自己的处境下一个“神的安排”的结论。
        
北京時間2018年3月23日淩晨,“世界傑出女科學家”頒獎典禮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位于巴黎的總部舉行。八十二歲的中科院院士(地學部)、古生物學家張彌曼與其他四位女科學家共同獲此殊榮,她也是第五位獲得該榮譽的中國女科學家。頒獎典禮上,這位82歲的老科學家完全是可親的鄰家老奶奶,5分鍾簡短诙諧的演講中分別出現了法語、英語、中文等5國語言,張彌曼長期致力于脊椎動物比較形態學、古魚類學、中-新生代地層、古地理學、古生態學及生物進化論的研究。她的研究成果刷新了人們對泥盆紀總鳍魚類、肺魚和陸生脊椎動物間關系的認識,在世界古生物學研究領域獲得一致認可。
在信奉唯物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下的中国人开始壴根植于中华古代哲学的唯物主义产生怀疑的时候,位于普遍信奉上帝的西方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却在肯定着张弥曼对生物进化论的研究成果。这种肯定明确地告诉世人,唯物主义没有死,进化论没有死还在发展之中。
霍金的宗教信仰是一個迷。霍金生前沒有人說他是有神論者,但霍金死後葬禮在聖瑪麗教堂舉行,骨灰被安放在倫敦威斯敏斯特教堂。該教堂在1727年安葬了艾薩克·牛頓爵士;查爾斯·達爾文則在1882年被安葬于此。霍金將與牛頓、達爾文等毗鄰安息。而活著的一些人說霍金的理論終結了他的陰間鄰居牛頓創造的物理學和達爾文建立起來的進化論!這是燒腦哲學還是諷刺小說?
這些新一代披著各種外衣的唯心主義者,用物質的方式宣稱唯物主義已死。飽食了植物學家在達爾文理論指導下培育出來的食物之後宣稱進化論已死。在使用按照傳統物理學定律研究出來的儀器儀表和飛船沿著按照牛頓定律計算的軌道到大氣層外轉悠一趟之後聲稱物理學已死!然而,各種或明或暗的有神論者,最終的落腳點只有一個,即他自己就是神。這種新的有神論不過是重複了幾千年層出不窮代有人出的新一代而已。如果不是,如果他也是神設計出來的程序中的一段,他的宣稱同樣是設計出來而非思考出來的一段戲詞——遊戲中的一個角色對著遊戲中的另一個角色談道論理,滑天下之大稽——論者沒必要談,聽著沒必要信。或者說,說與不說信與不信也都是設計出來的,連“無意義”都無意義了!哲學在此變成了一個遊戲中的角色告訴遊戲中的另一個角色——我們都是被設計出來的,勝敗生死都是遊戲!
但終極的哲學不是這樣!終極哲學要追問的是:遊戲的設計師是什麽、運行遊戲程序的硬件到底是不是“硬件”、操控遊戲的人以及他手中的鼠標是不是可以名之以“物質”。無論是學界把老子的“道”解釋爲設計還是民間把它解讀爲程序,都並無哲學意義上的進步。
霍金終前的這些年時時語出驚人,提醒人們趕緊逃離地球,提醒人們警惕人工智能,但這如果不是新一代的杞人憂天,那一定就是大設計當中的固有台詞。既然命運是設計好的,又何須擔憂?擔憂又有何用?老子曰天地不仁有無互生,霍金是如何證明大設計當中有人類的永恒存在?自稱是讀懂《道德經》的空心菜先生又何必到唯物主義執政黨的電視台宣講什麽人生哲理?可知今日之道德與老子之道德相差兩千五六百光年之遙?
莊子曰,夏蟲不以語冬。但莊子此言恰恰是正在對著芸芸衆生這群夏蟲講著只有他才聽得懂的冬語。那些用“缸中腦”來提振唯心主義的人,有沒有思考過,缸是什麽(我們的腦殼不就是一個缸嘛)?缸中之腦來于何處?缸外的研究者又算是什麽?
哲學離死尚遠!留給哲學愛好者折騰的空間還大得很呢。哲學死了,人類就不存在了。人類存在的意義就在于苦思冥想,不會苦思冥想沒有哲學的物種就不是人類。霍金讓人類逃離地球,但也認爲人類不會失去傳統文化。如果逃到其它星球的人類沒有帶去哲學,我覺得還不如死在地球上算了。你說呢?

已有 1 人評分論壇币 收起 理由
王平 + 20 鼓励积极發帖讨论

總評分: 論壇币 + 20   查看全部評分

stata SPSS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0 15:38:44 |顯示全部樓層
哲學已死。這裏要先清楚哲學是什麽,再問爲什麽會死。

回答哲學是什麽,要從“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到哪裏去”講起。這個問題的本質是,世界的本源,世界從哪裏來,世界要如何發展。

要解這個問題,就要定位認知和思維邏輯。而解這個問題,就是確定最基本的認知用邏輯的方法(因果時序法)確定問題的解。而這個就是哲學。

講哲學一定要和範哲學區分開。所謂範哲學,也類同哲學。講認知和思維邏輯;但範哲學,是片段的哲學,是哲學的片段,它不探究哲學那個終極的問題。範哲學是哲學的應用,比如神學或科學。

自從唯物辯證法出現,哲學就已死。是因爲,唯物辯證法已給出了那個終極問題的解。沒人再能進一步給出超過唯物辯證法給出的解。

而之後,人們只是在範哲學的範圍內,應用哲學的片段,進行重複的實踐而已。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11 18:22:09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0 15:38
哲學已死。這裏要先清楚哲學是什麽,再問爲什麽會死。

回答哲学是什么,要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 ...
唯物主義貌似回答了人從何處來,但遠沒有回答人到何處去的問題。因爲,前者是事實判斷問題,是“唯物”的題中之意。但後者卻是價值判斷問題,恰恰就是唯心主義的話題。是願意到哪裏去的價值問題。
如果是純粹的唯物主義,就不存在對人類社會應該走向什麽方向的爭論。從哪裏來到哪裏去,有生于無無生于有。元貞利亨,物極必反,否極泰來,有産生就有滅亡,人類滅亡只是時間問題。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1 20:04:04 |顯示全部樓層
張建平 发表于 2018-4-11 18:22
唯物主义貌似回答了人从何处来,但远没有回答人到何处去的问题。因为,前者是事实判断问题,是“唯物”的 ...
唯物者,世界的本源是物質,起點是物質運動,終點還是物質運動;精神的本質就是物的運動。
物質運動的規律就是時空中的因果,也就是精神上的邏輯。

不是這個的,或多或少都是唯心的。

講人類滅亡或世界末日,這是目的論。唯物唯心者都可能有各自的目的論。
科學是唯物+目的的。神學是唯心+目的的。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11 20:34:02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1 20:04
唯物者,世界的本源是物質,起點是物質運動,終點還是物質運動;精神的本質就是物的運動。
物质运动的规 ...
講目的就是唯心。唯物者沒有目的可言,因爲唯物者認爲物質運動是無始無終永恒的,沒有作爲運動終點的所謂目的。講目的就不是真正的唯物論。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1 20:51:29 |顯示全部樓層
張建平 发表于 2018-4-11 20:34
讲目的就是唯心。唯物者没有目的可言,因为唯物者认为物质运动是无始无终永恒的,没有作为运动终点的所谓 ...
人都是有目的的。人可以是唯心者,也可以是唯物者。
目的,是精神,精神是物質的運動。

科學,是有目的,有精神的。
神學,也是有目的,有精神的。

科學與神學的基本認知不一樣,但可能有或運用相同的邏輯(運動的規律)。

科學與神學不是哲學,是哲學的片段,或片段的哲學,是各自哲學的在某一方面的應用,不是完整的那個哲學。
具體的學科都是有目的的。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11 21:23:11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說精神是物質的運動,不能讓唯心主義信服。唯心者說物質是在精神指導下運動著。霍金的《大設計》就是此意。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4 23:23:11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張建平 发表于 2018-4-11 21:23
說精神是物質的運動,不能讓唯心主義信服。唯心者說物質是在精神指導下運動著。霍金的《大設計》就是此意。
唯心唯物互不贊同是必然。終極的是信仰,無需理由,無需證明。唯物來自實踐;唯心來自解釋。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20 15:40:20 |顯示全部樓層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1 20:51
人都是有目的的。人可以是唯心者,也可以是唯物者。
目的,是精神,精神是物質的運動。
精神是物質的運動,就意味著物質是運動的主體,還是先有物後又精神吧。
精神是物質的運動,不等于物質的運動叫精神吧,或者說物質的運動有多種,有一種你叫做精神?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20 15:42:40 |顯示全部樓層
魯刃頰 发表于 2018-4-14 23:23
唯心唯物互不贊同是必然。終極的是信仰,無需理由,無需證明。唯物來自實踐;唯心來自解釋。
唯物唯心都是一種“解釋”。
誰能自圓其說沒有內部邏輯矛盾,誰的解釋才能成立。
唯心主義實際上等于什麽都沒有說,一切歸于神就行了。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15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