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張建平
982 0

[張建平] 信息化對産業鏈長度的雙向作用 [分享]

  • 0關注
  • 71粉絲

貴賓

大師

38%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5
論壇币
49836 个
通用積分
10569.2477
學術水平
1458 点
熱心指數
1297 点
信用等級
977 点
經驗
133445 点
帖子
13654
精華
13
在線時間
2491 小时
注冊时间
2008-9-25
最后登錄
2019-10-19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4-24 16:00:48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当信息化浪潮形成,一般人的直觉是,信息化会缩短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使得整个产业链缩至最短,整个社会从而获得最高的效率。其实不然,信息化对于产业链的长度的影响是双向的。
    阿里巴巴的成功,更是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冲击着传统的产业模式,生产者和消费者似乎可以直接在这个商务平台时对接,生产者第一时间可以直接捕捉到消费者的需求信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的微商把实体店挤兑得难以为继。
    然而,以上关于信息化对于产业链和产业模式的影响的判断认识,都是建立在一个基本的潜意识假定之上的,这个潜意识中的假定就是:人类社会是追求一个总体效率的提高的。但不幸的是,现在的人类社会是个崇尚私有化的货币拜物教社会,压根儿就不存在共同认可的“总体效率”这么个东西。
    早年钱皮曾经写过一个帖子发在已经倒闭的经济学家网站上,题目叫做信息是一种生产要素,意在提醒大家注意信息的商品属性,而不要以为信息是一种应该免费获取的公共品。作为生产要素,对信息的疯狂收罗和占有的现象,在这个云计算时代大家已经不再见怪了。
    如果大家认识到了信息的商品属性,就应该知道,任何商品都是私有制度的产物,都有一个产供销的成本问题,都有一个交易价格的问题。这就是说,信息作为一种要素类的商品,其生产、交易、消费必然都是商品化的,而商品的流动路径也就是所谓的产业链的长短,并无什么规律,唯一遵守的就是唯利是图夬不择手段的原则,不择手段也就是对产业链长短没有自我限制和束缚,该长就长该短就短,唯利是图。信息是商品,商品就是工具,工具就有两面性,全看掌握工具的人怎么去用它。
    最近经历的一件事情让钱皮再次明晰了这一点。
    因为身体不适,便前往省城某著名医院去复诊。上一次就诊之前,是在网上预约挂号专家门诊,然后按时前往,感叹信息时代真是便利高效。时隔半年依法炮制,却发现从医院的官网上已经无法挂号了,所有的专家门诊表上都是空白。官网虽无号可挂,但在"百度医生"上依然有许多专家号可供预约。就医心切来不及细想就在百度医生挂上了,支付了所要求的五元五角挂号费。旋即收到挂号成功的短信,不过显示的不是“百度医生”,而是[省卫计委挂号平台]。
    不要想我是在说什么上当受骗的事。百度医生挂的专家门诊号是货真价实的!等到了医院就在医院的挂号处电脑上查到了我的挂号信息。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医院的挂号处要求再付一次挂号费。我对工作人员说我已经在网上支付了挂号费,并出示手机上的百度医生的发来的预约成功的通知短信,但他显然并不想给我做任何解释,只是重复着说“五块五”。总不能因为几元钱耽误看病吧?只好乖乖又交了一次五块五,拿到了挂号单。
    在排队就医时间又上医院官网看了一下,专家门诊上依然是空白。问站在身边的一个护士,为何医院官网现在没法挂号?她说可以的,扫描医院的二维码就可以。我说我这就是医院的官网啊!她说那就不知道了。
    显然,资源官方把挂号资源以某种折让出售给了“百度医生”,或者说“百度医生”以某种价格且在“省卫计委挂号平台”的“协助”之下获取并垄断了这家医院的挂号资源。但作为被省卫计委管理着的医院心中并不服气,所以就有了二次收费的情况。
    这显然带来了不利于患者的结果。第一,不会使用网络的患者或者不知道有一个“百度医生”网站的患者失去了挂号的机会和权利。第二,挂到号的患者多付了一份挂号费,实际上还多了一个“百度医生”这个环节。而医院并未多收,只是用患者多付的钱,养活了在“百度医生”名下的一批人,建立了省卫计委推行现代医疗的政绩。如果没有患者多付的这一份挂号费,这两批人就消失了。
     有一次在列车上听一位“跑渠道”的旅客发表感慨说,过去是垄断资源就是钱,现在是垄断渠道就是钱!没有一个渠道网络是万万不行的!
    正是这样想法设法建立、抢占和垄断渠道的人,他们的工作可以说压根不是要压缩什么产业链长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建立被经济学视为低效率的垄断。

    真正的节省交易费用的模式,是制造商直营直销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模式,而这种模式的效率的提升,当然可以借用网络信息技术,而不是将制造和消费之间加入批发、零售这些商业环节。
    当然,要运行一个扁平的产业结构,不仅仅是需要信息技术,也需要制造商一定的资金实力。有时候,产业链的拉长和信息化程度并无关系,而是受迫于资本实力。例如某楼盘建成后,有人携带大量资金承包销售,而不是房产商自营销售。这等于有资本定向投资于销售环节,从而房产商节约了销售费用减少了库存风险并加快了资金回笼。
    但环节多也不等于是低效率。如果让每一个交易者都直接与对方对接,甚至可能使得交易成本大大增加,这时,有人专业于某个环节,比如代买代卖的商人,比如专业的物流,他们把交易者的费用以集中采购集中运输的方式降了下来,实际上就是节约了。
    现在的送餐小哥们满街跑,可以说是信息化时代和最古老的车夫行业的古今融合。叫外卖的人,不在乎多付几元钱,而在乎的是自己的时间。省去了外出就餐的时间而能多工作或者多休息一会,他才认为是最有效的时间安排。而亲临餐馆就餐他反而觉得是浪费时间和精力,生命的效率降低了。
    所以,在资本私有的社会里,现代和过去一如既往,没有赚钱的原则和方法,只有赚钱的目标和动机。
    需要记住的是,经济就是交易,交易就是两个私有者交易两种私有物,故而经济社会必然是一个私有社会,而在私有社会里,效率总是针对私有者自己而言的,从来都没有私有社会的“社会总效率”这个东西。公有讲公平,私有讲效率,不要混为一谈。经济学人要记住萨缪尔森的教导,经济学只讲赚钱的效率不讲民主公平。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15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