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張建平
469 2

[張建平] 傷寒論五禽戲病梅館記資本論 [分享]

  • 0關注
  • 71粉絲

貴賓

大師

38%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5
論壇币
49836 个
通用積分
10569.2477
學術水平
1458 点
熱心指數
1297 点
信用等級
977 点
經驗
133445 点
帖子
13654
精華
13
在線時間
2491 小时
注冊时间
2008-9-25
最后登錄
2019-10-19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9-4-29 18:33:56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东汉河南老乡本家张仲景写了一本医学理论经典——众所周知的《伤寒杂病论》,即现今《伤寒论》之原本,将中医学从实践經驗层面上升为辩证施治的理论高度。张仲景也因此被后人尊称为“医圣”。
《傷寒論》現今依然是中醫學院學生的必讀書目。受傷寒侵擾的人體是病體,讀《傷寒論》的目的是要了解人體因傷寒致病的機理,從而辯證施治使之康複。沒有人不是爲了醫治病人而讀醫書的,沒人是爲了維持病體而學醫者。
《傷寒論》在分析了傷寒致病的機理之後,還給出了上百個至今都還在使用的中醫處方,近兩千年來拯救了無國人的痛苦,中華民族的繁衍壯大與之也不無關系,張仲景醫聖之名當之無愧。
但醫藥治病只是恢複人體健康,是事後諸葛措施,中醫的更爲核心的部分其實是養生。養生是預防爲主,是要打造一個強健身體,從根本上可以抵抗損害。事前積極預防,病後辯證施治,構成了中醫學完整的健康思想。
說到養生,得提一下和張仲景同時代的另一位醫聖華佗的“五禽戲”。華佗五禽戲據說源于《莊子》中的熊經鳥伸“二禽戲”。據《後漢書方術列傳華佗傳》記載:“吾有一術名五禽之戲: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鳥。亦以除疾,兼利蹄足,以當導引。體有不快,起作一禽之戲,怡而汗出,因以著粉,身體輕便而欲食。普施行之,年九十余,耳目聰明,齒牙完堅。”
《後漢書》將華佗歸爲“方術列傳”,佐證了當時醫學地位,是屬于方術之一,而從先秦到東漢,包括做大了的道學,其實都一直是在談論“養生”,尋求以一個健康的身體而能壽比南山長生不老。
健康的身體當然算是一個美好的東西了。但深層次的問題是在哲學的認識論上,即究竟什麽才是“美”。
這個問題困擾了人類幾千年。幾千年裏,人類一直都在試圖從客觀事物當中窺知究竟什麽是美以知道自己的行爲方向。從遠古兆龜數蓍的紋理占蔔,到王守仁面竹打坐格物致知;從古代帝王的真命天子,到陳勝吳廣剖魚取符,再到幾天前稱受媽祖托夢而宣布參選;從有神論的神定一切,到無神論的物質決定精神……直到十八世紀,英人大衛休谟才以“休谟法則”基本解決此問題。可惜的是,對休谟的事實價值兩分的認識論有所了解的人,遠遠沒有依然爲有神還是無神而爭論甚至戰鬥的人多。
但是,沒有同一的美學概念,並不耽誤人們在各自的美學概念之下對自認爲的美好事物的追求。“方術之于天下多矣。或尚晦或尚明,或尚強或尚弱”(《關尹子宇》),“若若乎回也,戛戛乎鬥也,匆匆乎是而非也”(《關尹子宇》)。環肥燕瘦,東施效颦,不一而足。衣冠楚楚和丐裝便服擦肩同行市井。
至清,江浙文人畫士曰,“梅以曲爲美,直則無姿;以欹爲美,正則無景;以疏爲美,密則無態”,而龔自珍卻說“江浙之梅皆病”!不惜重金狂購三百盆,“皆病者,無一完者”,自建病梅館以養之,“既泣之三日,誓療之:縱之順之,毀其盆,悉埋于地,解其棕縛;以五年爲期,必複之全之”。還感歎自己地少無暇:“嗚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閑田,以廣貯江甯、杭州、蘇州之病梅,窮予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
龔自珍托梅議政婦孺皆知,故不必再對梅之曲直多加微辭。但在龔時代之後,西人馬克思則是直面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弊端了。
马克思以无产阶級代表人的身份自居发表了《共产党宣言》,又用余生的时间写出《资本论》来为《宣言》作注。因为世人做事都习惯需要一个理由,此谓“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光靠宣言喊口号不行,必须给出这样做的理由依据,资本论就是宣言的依据。
這就好比病人去看醫生,醫生一聲不吭給你開個處方,病人就會心中不安,會有一種被應付被打發的感覺。病人還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麽病、怎麽得了這個病、它有什麽危害、以後怎麽預防,如果醫生能花點時間給病人講一講,即便是他並不一定聽懂了,病人也會對醫生心存感激倍加信任,醫藥效果未到,心理作用已療傷于先了。
馬克思的宣言和資本論是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合在一起就是針對資本主義病人的一部“傷寒雜病論”。資本論是張仲景在傷寒雜病論對傷寒的病因機理分析,宣言則是醫聖在傷寒雜病論中給出的處方。
張仲景因《傷寒雜病論》而稱醫聖,衆望所歸衆口一詞。但馬克思的經濟學家思想家和社會改革家的名頭卻是衆說紛纭褒貶不一。有人潛心揭露批判之,有人發誓保衛擁護之。其實,資本論對資本主義病人的病因病理分析究竟到不到位,一點都不重要!這就好像醫生開出來的處方的有效性,和醫生是健談還是寡言並無關系一樣。
        问题的根本只在于,资本主义究竟是不是有病!
張仲景華佗面對的是生物學的人,所做分析和處置,都屬于認識論當中的“事實判斷”,判斷的是否正確,是不是那麽個病理,用他給出的處方就可以加以證明,後人也可加以重複驗證。
但馬克思面對的並不是自然事實,而是人類社會的是是非非和利益之爭,典型的價值判斷問題。馬克思自己是物質決定意識的唯物論者,所以才會不惜心血要給自己的政治主張尋找客觀依據。但是,馬克思不幸心血枉費了——資本主義是什麽樣子這個事實判斷,和資本主義是好是壞去留存廢這個價值判斷之間並沒有必然關系,即兩者分處于休谟所說的事實與價值“二歧鴻溝”的兩邊。
資本主義是什麽樣子、發展下去結果如何,這在學界幾乎是不爭話題,因爲事實就擺在世人面前。但這個結果這個事實好不好要不要,則是永無休止的話題,因爲世人各具自己的價值觀念和價值判斷。
資本主義其實就是一個人生賭場。你是想問問進出賭場的賭徒們賭博好不好嗎?能有一個一致並且永恒的答案嗎?即便是法律明文規定賭博違法,還可以換個問法“博彩業好不好”嘛!
關于革命和穩定哪個好,魯迅先生有過精辟總結:“已經闊氣的要穩定,尚未闊氣的要革命”,一個典型的休谟說法。但將魯迅此論用在賭徒身上卻還不管用。對于賭徒,幾乎是衆口一詞贊成賭場存在,一夜暴富的還想趁著運氣再暴富一把,一貧如洗的還想有個翻盤的機會。如果賭場關門了,兩種人就都沒了念頭了。資本主義這個人生賭場就是這種狀態。
賭場,認的只是賭徒手中的賭資。現在在中國,博彩業已經榮耀歸來,在“補課”論指導下,爭論最多的已經不再是資本主義賭場的好壞存廢了,而是什麽東西可以用來當做籌碼的問題。是權力?是鈔票?是智力?還是體力?同樣的,你去問問有權的無權的、有錢的沒錢的,問問白領和藍領,答案永遠會讓你找不到北。

現在官方媒體上披露刑事案件的時候,往往會按要求抹去一些犯罪細節和畫面,目的是防止心智不成熟的人效而仿之,起到事與願違的不良效果。
龔自珍建立病梅館立志救治江浙病梅,殊不知事與願違。因爲他願意重金購買病梅,反倒是促進了病梅産業發展,有人即便是自己看著自己養的梅都難受也不愁銷路——有老龔這個大買家呀。
同樣,馬克思寫出資本論,本想是爲《共産黨宣言》做個理論鋪墊和支持,免得宣講宣言時幹巴巴的,不曾想這個資本論竟被一些人視爲資本主義賭場的“千術”,本想是揭露抽老千的醜行,卻讓多少想抽老千的人如獲至寶。

馬克思的不幸,只在于他沒有看清人們固有的自私自利和普遍的嗜堵成性,在于他執意選擇了“關閉賭場”。
但這一切,還都並不可笑。可笑的是,有人從資本論這部社會《傷寒論》中讀出了如何得傷寒,把資本論當成了如何發展經濟的教科書。
還有更加可笑的——馬克思並不是要消滅私有制商品生産,馬克思所說的共産主義就是現在美國的資本主義。
嗚呼!馬克思!九泉之下只能任人褒貶蹂躏而再無辯說之力了。
看官,你讀過《資本論》嗎?你又讀出什麽來了?是看穿了資本的老千術?還是也學會了抽老千?

stata SPSS
龔民 发表于 2019-5-7 06:31:55 |顯示全部樓層
可笑的張建平,马克思何处执意选择了“关闭赌场”?又何处认为“并不是要消灭私有制商品生产,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就是现在美国的资本主义”?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9-5-7 17:58:35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龔民 发表于 2019-5-7 06:31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龔民的理解力成问题啊。
或是你眼疾手快?
你再讀一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15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