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張建平
319 0

[張建平] 爲何樓市調控總是事與願違 [分享]

  • 0關注
  • 71粉絲

貴賓

大師

38%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5
論壇币
49836 个
通用積分
10569.2477
學術水平
1458 点
熱心指數
1297 点
信用等級
977 点
經驗
133445 点
帖子
13654
精華
13
在線時間
2491 小时
注冊时间
2008-9-25
最后登錄
2019-10-19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9-5-25 08:50:14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昨天24日的RMR報上刊發了《中國不會靠炒房拉動經濟》的文章,引來很多人追問:找到房地産的替代品了?
在中国,房地产调控已经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持之以恒的一项国家級经济政策了。当年第一波房地产出台时,鄙人乌鸦嘴发声:房地产调控将以失败告终。不幸一语成谶而言中。

問題出在什麽地方?
首先,經濟學家自己都沒有搞懂“經濟”二字爲何意。當今的經濟學被稱爲顯學,幾乎一切話題都可以被經濟學家拿來秀一番自己的才學,一切問題都可以納入經濟學視線範圍。
而實際上,經濟學的學術對象非常狹窄——僅僅是私有制下的市場交易。交易之前的生産、交易之後的消費,是包括人在內的所有生物從有生物史之初就具有的行爲,和有了市場才應運而生的經濟學沒有必然關系。
搞不清自身的學術對象爲何,這就導致了經濟學一貫的無的放矢。經濟學家號稱世界上隊伍最龐大的“學者”群體,但經濟的運行依然我行我素,總是能讓經濟學家變成只會放馬後炮的事後諸葛亮。
經濟學家對一切問題都表現出好爲人師,大有擠掉生産管理、技術管理、財務管理、産品開發一切職位的架勢。甚至要指導人們如何使用産品如何消費如何獲得效用。

古典經濟學家對交易制度形成原因的分析,已經給出了市場交易的形成前提——普遍的生産過剩和生産分工。用現代經濟學的詞語講,就是經濟學只研究選擇性需求。
這個道理淺顯到不言自明。因爲對于不具有選擇性的必要需求,人們就會采用非市場的手段加以解決,否則,要麽意味著那只是一種虛假的必要需求,要麽就意味著人們會爲了遵從某種制度而放棄生命。
經濟學家都會講供求,盡管他們其實不知道什麽是供求。經濟學家講的供求,全稱是“有效供給”“有效需求”,什麽是有效?9也就是實際上拿得出。實際上拿得出來的,也就是過剩的,就不是自己的必需品——沒有人會把自己必須東西拿出來讓渡出去。
我們平常說市場交易是互通有無互惠互利的,其實不妥,不是互通有無,而是兩個“有”之間的互換。兩個“有”,都是讓渡方手中的剩余。所以,市場交易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是由剩余的泡沫構建起來的泡沫經濟。十幾年前在中國經濟兩位數增長時討論是否泡沫的時候我就寫過一個帖子“經濟本來就是泡沫”,早就被發展經濟的潮流淹沒了。

現在的社會早已經是市場萬能的思想主導一切。雖然學界早有人指出了經濟學的學術對象只限于選擇性需求,但商界和政界會選擇性無視這種觀點,執意認爲市場可以是解決一切需求的萬能手段。當前的中國談“非市場化領域”這個話題,尤其顯得是大大的不合時宜。誰要是說某種東西不能夠作爲商品拿來交易,等于直接就與商人階層和某些政商勾結的政客爲敵了。

進而其次,既然交易建立在生産過剩之上,出讓超出自己需求的多余産品,就已經和産品的實際價值沒有了關系。如何讓別人消耗掉其實是非必要的東西,就成爲商人們日思夜想的問題。
如何把多余的東西變成別人他人追逐的目標,這個技巧就是所謂的商學。商人眼中沒有具體的産品,所有的産品都只是爲獲取利潤而拿來一用的一個道具。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商人正是要將己所不欲之物施于他人。
通過一種道具的表演達到收入演出門票的目的,這是好的演員。很多商人甚至連道具都不想用,他們想玩空手套白狼和隔空抓物,只是這種玩法普遍的不爲道德和法律所許可。當然,也有法律許可玩的空手套白狼,如各種金融衍生品、各種創意、概念、産權等等。

認清楚了這一點你就會明白,商人手中沒有道具是不利于他“名正言順”收取出演費的。這就是說,你不讓他用這個東西做道具,他就會再找一個其它東西做道具。商人把自己的這種行爲叫做“不斷發掘利潤增長點”“培育公司新的利潤源泉”,經濟學家的術語叫做“可持續發展”,時政用語就是“要講好故事”。
因爲他固有的沖動,不讓他借某個道具講某個話題故事,他是不會就此閉嘴消停的,他就會換個道具換個話題接著講。從牛頓時代的南海股票到荷蘭郁金香,從蟲草到普洱茶,從某紅酒到某白酒,從藏獒到墓地……因爲有太多的豬都想實現自己飛翔的夢想,所以造風、造大風甚至造台風就成了一種必然。
所以,當D報說不靠房地産拉動經濟時,自然就有很多人趕緊打聽是否找到什麽替代品了。

中國的房地産之風之所以能夠強勁狂吹這麽久,是欲逐風飛翔者衆多的必然結果。D報當年號召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成就了一大批飛豬夢想,現在要想讓飛得正嗨的豬們從雲端下來,而且是摔下來,何談容易?
不容易不等于是不能,辦法有兩個,一是給飛豬們再造一個比房地産更大的其它風頭,豬們則一定會聞風而動,也就不用擔憂房地産之風持久不衰了。二是徹底回到按人頭分房的老路上,徹底去除房地産的商品屬性。
        但经济就是商品交易,没有商品属性的东西是不可能拉动经济的,充其量拉动的是非商品生产。强行去商品化,则最终有可能走向药品强行降价则无药可用的地步。这第二个办法似乎被采用的可能性不大——不合乎发展经济让大家都富起来的总路线。
否則,熄滅土地財政之風就意味著逼飛豬們硬著陸了,當然這是不得豬心而要被各種抵制的。
可是,有能把飛豬送得更高更遠的新風嗎?

已有 1 人評分論壇币 收起 理由
王平 + 40 鼓励积极發帖讨论

總評分: 論壇币 + 40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15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