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張建平
251 0

[張建平] 再說價值這點事 [分享]

  • 0關注
  • 71粉絲

貴賓

大師

38%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5
論壇币
49836 个
通用積分
10569.2477
學術水平
1458 点
熱心指數
1297 点
信用等級
977 点
經驗
133445 点
帖子
13654
精華
13
在線時間
2491 小时
注冊时间
2008-9-25
最后登錄
2019-10-19

張建平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9-6-25 23:26:53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就經濟學基礎理論或者說是微觀經濟學方面來說,幾個世紀以來直到今日,你可以發現,關于最最基本的價值論的爭吵,總是永恒的話題,簡直就如同愛情話題對于文學作品一樣。文學家包括文豪,總是鍾愛連自己都說不清的“愛情”;經濟學家包括大經濟學家,同樣說不清什麽是價值。因爲說不清才有了各執一詞常說常新綿綿不斷喋喋不休的爭論。
然而,文學家們比經濟學家略高一籌的地方在于,文學家基本上就愛情是涉及、屬于男女雙方之間的東西這一點達成了共識。涉及愛情的文學作品當中絕對不會只有孤男或者寡女,必有男女雙方。但經濟學家卻能始終就著某種産品單方面的價值問題口若懸河。
尽管十八十九世纪的经济学家也是以物物交换这种具有本质代表性的经济现象开始经济学研究的,但后来都无一例外的、莫名其妙地屏蔽了两种交易物之一种,目光还是只落在了一种交易物上,所有的经济学概念变量参数都只对着这个单一商品而言。马克思壴两种商品的交易的讨论其实也可以说是轻描淡写,在其中一种有了个货币之名以后,马克思壴两种商品交易的讨论就以“价格是商品的货币表示”草草收场了。
那個被屏蔽被忽略被視而不見的交易品,只因爲它被起了個“倒黴”的名字——貨幣。自從它有了一個“貨幣”之名之後,經濟學的所有概念都敬而遠之了。什麽價值、價格、供給量、需求量、産量、成本、利潤…以及後來紛紛被冠以“邊際”的種種概念,都沒有它的事兒了。這一點非常讓人驚詫和可笑——在這個被稱爲是貨幣經濟的時代裏,在這個被稱爲貨幣拜物教的社會裏,經濟學的概念體系竟然會如此冷落于貨幣。
這種現象,我謂之“一只眼”。經濟學爲何會是一只眼?我的解釋是,它從一開始就是就脫胎于管理學。管理,是一個管理者面對一個被管理的事物,只盯著這一件事物看就行了。但管理行爲在自給自足的遠古社會就存在著,其實是和“經濟”二字沒有關系。
但是,當“商品交易”概念出現之後,問題就根本不同了。因爲商品一定是結伴而行成對兒出現的,而且一定是分屬于兩個私有者所有的,否則交易無從談起——既沒有單一商品的交易,也沒有自己同自己的交易。沒有一個經濟學家面對的經濟現象是只涉及到單一商品的。這就是《西方經濟學的終結》提出“2+2”理論的事實依據——一句話,2+2是事實描述,而不是一個虛構的數學模型。
如果說商品交易和管理有什麽關系的話,那就是,原來的管理是一個管理,而交易當中是兩個交易者對各自的私有物的兩個管理,任何交易必須同時滿足于兩個管理者的各自的、相互包容的兩個管理目標才能成交。
既然經濟學家面對的現實是兩種商品在兩個私有者之間的交易,爲何最終卻只有一種商品留在了經濟學體系當中呢?
有人可能要說了,你剛才不是還說十八十九世紀的經濟學家是研究兩種商品的交易的嘛。是的,但這只是“2”,只有兩種商品,沒有兩個交易者!“商品是不會自己跑到市場上去的”(《資本論》用語)。交易,首先是人的行爲其次一定是兩個人的共同行爲,而不是商品自身的物理化學運動。一個人帶著他的東西跑到市場上還不行,至少還要有另外一個人帶著另一種商品來到同一個市場上,交易才有可能發生。
由于“人”是有主觀意識的,是由基于自己個人的價值觀念而做出的彼此有別的價值判斷的,所以,忽略兩個交易者兩種商品的同時存在,也就從一開始把“價值論”帶進了無主的“客觀價值論”歧途上或者說是死胡同裏。
可能又有看官會疑問:勞動價值論當中不是有勞動者這個人嗎?是的。但是勞動價值論卻完全是針對單一商品而言的,而並不是把問題放在“勞動”和“資本”在勞動者和資本家之間的交易上看問題。馬克思的《資本論》也完全是圍繞著交易之一方——資方展開的——資方的資本、資方用資本換回來的屬于自己支配的勞動、以及資方自己的産品。
勞動價值論並沒有把“勞動”當做勞動者所擁有的商品來看待,而是將之當做了另一個私有者——資本家購買的生産要素來對待。而且,回避了極其重要的一點:這是一種已經在勞資交易之後、已經屬于資本家所有的生産要素——絕大多數生産過程是在勞資交易之後的行爲(除了以勞動與資本合作這種生産方式之外)。
經濟學一直再討論産品的分配問題,這就是一個實足的笑話。只有勞資合作,才有産品分配問題。而勞資交易,不存在對産品的分配問題,因爲此時生産是在資方私有領域內的事情,生産中的勞動已經是資方的私有物,生産過程是資方自己的私事,産品明確無誤的屬于資方私有物,如何處置資方自己說了算,沒有什麽分配問題。當一個人把自己的私有物讓渡給他人之後,不存在對其使用結果追加索取的任何權力——這就是私有制。分配問題,僅僅存在于合作這種公有制語境之下。
在任何必然是兩種商品進行的交易當中,必然會涉及到至少兩個價值量,而不是一個價值量。但勞動價值論這類耗費補償論的觀念,其中的“價值”卻只是針對資方的産品而言的,依然是沒有“兩種商品”“兩個價值”。
經濟學之所以是一只眼思維,與價值和價格概念混淆不分的思維定勢不無關系。實際上,“價值”是針對單一事物而言的,而“價格”一定是針對兩種商品來說的。這兩者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即便是自給自足,都有一個價值問題存在——爲什麽生産?得失幾何?是否值得?等等。但只有和其他私有者的另一種私有物進行交易,才會有一個價格問題。因爲“價格”就是交易的比例,就是兩個交易者都最關心的問題——“一個換幾個”的問題(《資本論》用語)。一宗交易,只能按照一個協商一致的比例即價格進行交易,但是卻必然涉及到兩個商品的各自的價值問題,所以,價值與價格一定不可能是一回事,絕對不可能是同一事物的不同稱謂。
        傻傻分不清价值和价格,经济学就这样踏上了学术之路,而且还竟然发展成为了显学。
古典的物物交換研究,只有物,沒有人。商品具有和其所有者價值判斷無關的、只與自身來曆有關的、客觀的價值。所以是客觀價值論。
經濟學的發展尤其是近代的發展,給予人們的印象是它已經非常數學化了並因此是科學了。但是因爲上述思路錯誤,數學化進程當中的變量設置必然出問題,導致了數學運用變成了數學濫用——連一宗交易當中有幾個價值變量幾個價格變量都搞不清楚。
但即便是目中無人的客觀價值論,即便是價值屬于商品自身的屬性,也應該看到一宗交易當中有兩個商品的客觀存在呀,也至少應該有Va、Vb兩個價值變量吧?即便是采用等價交換的思路,等價之等也應該是兩者相等,也應有2而不是只有1!兩者,才討論等或不等,單一,哪裏還有等不等的問題呢?兩國交換戰俘,因爲人數相等都是10人,就說此次交換戰俘只有10人嗎?到經濟學家這裏卻就是如此思路,兩種商品交易,只考慮其中那個占據了商品名分的交易物的價值,而不理會另一個交易物的價值量問題,怪不怪哉?
傻傻分不清價值和價格曾經讓經濟學家苦惱不已。但學者本來就是要對分不清的東西加以區分使之明了,而不是糊弄自己愚弄他人。到了科斯時代,這位大名鼎鼎的經濟學家幹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宣布“經濟學研究森林邊兩個人交換兩種漿果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徹底把交易者因素排除在了經濟學之外,坐實了客觀價值論,而且是只針對單一商品的客觀價值論。
所以你看看從一開始的勞動價值論到後來的效用論,從起初的供求曲線方程到後來的一般均衡理論,從邊際理論到超邊際理論……有哪一套經濟學理論不是在撇開兩種商品交易而只針對單一商品的生産問題展開的?薩缪爾森甚至直接用單一商品的生産來定義“經濟學”——經濟學是研究爲誰生産生産什麽生産多少如何分配的學問——活脫脫就是一個獨眼龍視角啊!
        因为经济学一直把单一交易者的生产当做对象,一直把厂商的管理活动(生产管理和财务管理)当做研究内容,所以《西方经济学的终结》就挖苦嘲讽它不过是厂商的管理学而已。
        现在的经济学人,从名家到学生,你一提到“价值”二字,尽管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解读并因此而争吵得面红耳赤唾沫飞扬,但有几个不是在脱离交易而谈论某种单一产品的价值问题?可以说,独眼龙一只眼思维模式,在经济学界已经是深入人心根深蒂固病入膏肓了。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经济学是研究商品交易的,商品就是交易品,而交易品的交易一定不可能是离开两个交易者的单一商品的物质运动。

        萨缪尔森有一个著名的也是正确的观点,即经济学只研究效率问题而不研究公平问题。但以萨缪尔森此论,不要说不考虑公平问题,就是想考虑也无从考虑无从下手!——公、平二字根子里就是针对2而言的!1就是独就是私不是公,1也没有与之比较的对象也无所谓平。
        市场是2+2,当然就有一个两者相权的公平问题,只不过此经济学公平问题不是政治学的公平问题。市场上因为交易双方的自愿参与而公平,交易双方都自己由着自己的意愿自行决定是否进行交易,因此而称为“自由市场”。

勞動價值論當中似乎有人,但它討論的價值既不是勞動力商品自身的價值,也不是與之交易的資本的價值,而只是勞資交易環節完成之後的另一個生産過程的産物——商品的價值。
        劳动价值论以劳动时间计量产品价值的思路,包含着劳动本身的价值用时间计量、以及人与人的时间价值相等的观点——换句话说,它第一默认只有计时工资、第二默认劳动时间是衡量劳动价值的唯一指标。
那么现实如何?即便是你不是占人口少数的资方没有招工者的經驗,你也有占具人口多数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求职者的经历吧?你没见过千差万别天壤之别的劳动力价值吗?!你见过不涉及工资待遇差别的招聘与求职?!你就没有关心过自己价值几何所得满不满意这个问题?你可有去与比你收入低的人追求平等?

一只眼思維實際上和西方經濟學的理論基礎是嚴重違背的。經濟學的基本假定是人人自私自利,各自追求自己的利益。(馬克思的經濟學則回避人的自私自利本性,默認人人熱愛勞動樂于奉獻索取有節)。西方經濟學裏的人人,原本應該指的就是交易雙方,而不是衆多的賣方或衆多的買方。然而現在的西方經濟學當中,所有的概念變量,在一只眼思維之下,都是針對交易之一方的,而且忽而是賣方忽而又是買方。比如就“需求量”這個概念來說,生産者不要說是什麽自私自利的人了,他連一個需求者的身份都沒有!他變成了一個大公無私的供給者。沒有需求!也沒有表達其需求的需求量。這就是經濟學當中需求量Q是沒有角標的變量,被默認是某人對某物的需求。有人會說商品的賣方需求的是貨幣呀,但貨幣這種連價值幾何都不予考慮的無價值之物誰要它做甚?如果說貨幣有價值,經濟學的供求曲線方程當中有哪一個變量是代表它的?
说起somebody和something,当前的经济学更是属于闭门造车的象牙塔理论。现实中的市场交易,自从商人这个阶級形成一来,绝大多数都是发生在商人之间的,而不是发生在两种商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但直至今日,经济学一直把交易行为默认式地放在生产者—消费者关系模式中进行展开。由此得出的所有结论,都不适应于现实的交易。现实当中,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早就不是直接面对面了,而是加进了若干个、一系列的2+2交易环节。重商主义盛行时代也是经济学的鼎盛时代,但绝大多数商人既不是生产者也不是消费者。所以,对这种脱离了生产和消费两端的庞大的商人间交易的分析,远不是用生产者的成本理念和消费者的效用理念所能加以解释的。
        到此为止吧,以《西方经济学的终结》封底上的一句话为此帖做个结尾——但凡不符合2+2的经济学理论,一定有问题!
        此帖结束了,但经济学人关于价值(效用)的争吵还在轮回。用进废退,长期的一只眼已经废掉了另一只眼,想让另一只废眼复明可能是妄想了,可能只能指靠新生代了。

已有 1 人評分論壇币 收起 理由
王平 + 60 鼓励积极發帖讨论

總評分: 論壇币 + 60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15 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