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lidw2019
576 3

[学习笔记] 特朗普的软肋在哪里?(海通宏观分析) [推廣有獎]

  • 0關注
  • 0粉絲

高中生

42%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0
論壇币
328 个
通用積分
0.0896
學術水平
5 点
熱心指數
5 点
信用等級
5 点
經驗
2083 点
帖子
22
精華
0
在線時間
13 小时
注冊时间
2019-7-9
最后登錄
2019-8-23

lidw2019 发表于 2019-8-11 17:23:03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1、民調支持率落後。

最近兩個月美國舉行了8次總統選舉有關的民調,這八次民調中拜登的支持率全部領先于特朗普,其中最大領先13%,最小領先2%。平均來看,拜登的支持率是51%,遠高于特朗普的43%。

其實特朗普的民調不止是現在落後,在上一輪的大選中也是一直落後。自從2015年宣布競選之後,希拉裏的民調幾乎一直領先于特朗普,哪怕是在大選前的最後一周,美國舉行的10個總統選舉民調中有9個都是民主黨的希拉裏領先,希拉裏的支持率最多領先6%,平均領先3%。

就是選舉能贏。

但最終希拉裏輸掉了選舉,因此在經曆了2016年美國大選的教訓之後,大家不再輕易相信民調數據。

其實民調數據本身並沒有錯,根據美國Cookpolitical網站的統計,在2016年的大選中,最終希拉裏獲得了6584.46萬張選票,特朗普獲得了6297.96萬張選票,希拉裏的支持率是48.2%,高于特朗普的46.6%。

爲什麽希拉裏的支持率更高,反而輸掉了選舉?其實,希拉裏並不是輸在了支持率上,而是輸在了美國的選舉制度上。

一、少數可以決定多數

美國選舉傾斜少數。

美國並非是一人一票的直接選舉制,而是所謂的選舉人團的間接選舉制,結果就導致每個人的票並不一樣多。全國一共538張選舉人票,但在分配的時候不是簡單按各州的人數多少分票,而是爲了照顧人少的州,先給每個州兩張固定選票,給首都華盛頓特區3張固定選票,也就是固定的103票,余下的435張才按每州的人口數分配。

打個比方,18年懷俄明州的人口只有57.8萬,占美國總人口的比重不到0.18%,如果純粹按照人口數來分配選票,那麽懷俄明分不到1張票,但是在選舉人團制度下,懷俄明有3票。

因此,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實際上使得選票向人少的州傾斜。這其實就給其總統競選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漏洞。如果將選票目標集中在人少的州,要想獲得一半以上的選票,理論上拿到人數最少的41個州(包括特區)就夠了,這41州的選舉人票占美國總選票的52.4%,但是其人數只占美國總人數的45.8%。

反過來說,如果想靠人數多的州來贏得選舉,就要拿下美國人口最多的11個州,這11大州的選舉人票占美國總選票的50.4%,但是其人數占美國總人數的56.9%。

二、少數人支持就能贏。

而且美國在每個州的選票基本上都是贏家通吃的模式,也就是在本州的支持率超過一半就可以拿走所有的選票。因此,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某個選舉人只要獲得了人數最少的41州的一半人口的支持,也就是哪怕民調支持率只有22.9%,理論上也有可能做美國的總統。而哪怕贏了美國人口最多的10個州,但如果在剩余41州全輸了,也就是即便民調支持率高達77%,理論上也可以輸掉美國總統選舉。

而特朗普的勝利,其實就是少數人的勝利。在美國曆史上,一共只出現過5位少數派總統,也就是以更低的支持率做了總統,特朗普恰好就是其中的一個。

因此,哪怕目前民主黨拜登的民調支持率51%遠高于特朗普的43%,但按照美國的選舉制度,只要特朗普守住了少數派的基本盤,拜登還是很有可能會輸。

三、落後可以決定領先。

落後贏了領先。

如果看一下2016年的美國大選結果地圖,可以發現希拉裏的選票集中在美國東部和西部,而特朗普的選票集中在美國中部。

我們知道,美國西部有著科技重鎮加州,在美國東部有著金融中心紐約,金融和科技是美國經濟實力的象征,而這兩個大州全部是投票支持希拉裏的。而特朗普的票倉在美國中部,比如密歇根、賓夕法尼亞、俄亥俄、威斯康辛、印第安納等六州,過去是美國的工業重鎮,但如今由于工廠外遷産業外移,成爲著名的鐵鏽地帶。也就是說,特朗普的支持者代表的是美國經濟中落後的力量。

如果把人均GDP作爲經濟領先的指標,再來觀察希拉裏和特朗普的支持者,這一點顯得尤爲明顯。支持希拉裏的幾乎都是高收入的州,美國人均GDP排前10名的州裏面,有8個支持希拉裏,只有2個支持特朗普。排名前20名的州裏面,有15個都是支持希拉裏,只有5個支持特朗普。

而特朗普的支持者恰好跟希拉裏完全相反,主要都是中低收入的州。美國人均GDP排後10名的州裏面,有8個支持特朗普,只有2個支持希拉裏。排名後20名的州裏面,有16個支持特朗普,只有4個支持希拉裏。


我們知道,美國沒有戶口制度,其居民遷徙是完全自由的。由于東部和西部經濟發達,如果想改變生活,就可以搬到東西部,如果只想得過且過,就可以留在中部。

美國是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的核心就是崇尚自由競爭,必然會導致優勝劣汰。其實美國的城市發展也符合經濟規律,人口向東西部的大城市圈集中,東西部的競爭力越來越強;而中部的人越來越少,競爭力也越來越弱,問題是這些弱者該怎麽辦?

如果沒有外力的幹預,必然是強者恒強,弱者恒弱。但是美國的選舉制度則給弱者留下了一張王牌,雖然弱者在經濟上不重要,但是在選票的權重上更高,而特朗普則是靠這張王牌成功上位。特朗普喊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把美國經濟發展的失意者作爲選舉基本盤,並贏得了選舉。

2、短期取代長期政策。

但问题是,如何幫助美国经济的弱者?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劫富济贫,通过税收制度来平抑贫富差距。但是特朗普本身是个超級富豪,劫富济贫就是从自己身上割肉,这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特朗普首先選擇了短期刺激政策,盡可能做大蛋糕。其上任之後出台了萬億規模的減稅計劃,其實不僅給窮人減稅,而且更多的是給富人減稅,因爲富人的邊際稅率降得更多。而在財政刺激之後,又開始給美聯儲施壓,寄希望通過低利率政策來維持美國經濟的繁榮。

而特朗普的另一個想法則是在國際上占便宜,來討好國內的選民。所以特朗普把提高關稅作爲貿易政策的重點,寄希望通過高關稅剪別國的羊毛,把産業轉移回美國。

問題是,財政和貨幣政策本身都不創造增長,只能透支未來。本輪美國經濟自09年7月複蘇以來已經持續了121個月,成爲有史以來最長的美國經濟複蘇周期,這本身在提醒我們美國經濟處于高危階段,經濟增長潛力被過度透支了。

而其以提高關稅爲主的貿易政策,其實是在美國上個世紀的大蕭條中被證明是完全失敗的政策。當時由于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大家以鄰爲壑,紛紛提高關稅,結果導致了全球需求萎縮,經濟長期蕭條,乃至于引發了世界大戰。而在二戰結束以後,正是全球化的大發展,使得全球經濟步入空前的繁榮時代。


3、美國衰退風險上升。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基本上都是只管眼前不顧以後的短期政策,而恰恰是他的經貿政策,給美國經濟未來帶來了衰退的巨大風險。

投資增速下滑。

經貿摩擦對美國的直接的影響在于,全球供應鏈是高度一體化的,因而美國增加關稅的決策會增加産業的不確定性,使得美國企業延遲投資計劃。

19年2季度美國經濟增速明顯回落,其中主要的拖累就是來自于投資下滑,其中存貨、住宅和非住宅三大投資自2011年以來首度出現了全面的負增長。投資下滑使得制造業景氣不斷回落,7月份美國Markit制造業PMI指數降至50.4,創下10年新低。


雖然美國經濟以消費爲主體,但從理論上說,經濟增長來自于儲蓄和投資,因而曆史數據顯示投資才是經濟變化的領先指標,尤其是存貨和地産投資。在美國過去50年當中的6次衰退之前,首先出現的都是存貨或者地産投資的負增長,因而當前存貨和地産投資的貢獻轉負是一個重要的經濟衰退信號。

4、資産價格滯漲。

經貿摩擦對美國經濟的間接影響在于,會打擊市場預期和金融資産價格,進而影響實體經濟。事實上,在過去的1年多當中,特朗普有三次宣布實施了較大規模的關稅計劃,無一例外地都使得美國股市在短期內大幅下跌。

由于美國居民財富的70%都是金融資産,因而股市的下跌會使得居民財富縮水,進而影響居民消費和美國經濟。18年4季度美國經濟的大幅減速即源于股市暴跌,而19年2季度經濟再度減速也與股市下跌有關。自從特朗普在18年2季度挑起了中美經貿摩擦之後,美國居民的金融資産幾乎沒有明顯增長。目前看今年3季度美國居民財富大概率會再度縮水,因而經濟增長大概率繼續減速。

5、利率曲線倒挂。

在上周特朗普再度挑起中美經貿摩擦之後,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在一周之內下行30bp,使得國債利率曲線大幅倒挂。目前,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比1年期國債利率低出30bp,這差不多也是過去30多年的最低水平。

而利率曲線梯度是一個重要的預測經濟衰退的指標,上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每一次經濟衰退出現前的1-2年,美債長短端利率都會率先呈現倒挂狀態,因而利率曲線的再次倒挂預示著未來美國經濟衰退的概率顯著上升。

6、經濟才是關鍵因素。

雖然特朗普的支持率並不高,但只要打著“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名頭,抓住了少數低收入階層的選民,貌似就可以穩坐釣魚台,就可以出爾反爾、肆無忌憚。

經濟才是連任關鍵。

但從美國曆史來看,現任總統雖有行政資源的優勢,但並不能保證連任成功。在過去的50年當中,美國連任成功的總統有5位,均是在頭一任期的後半段經濟保持平穩增長。而連任失敗的總統有3位,均是在任期的最後兩年遭遇了經濟衰退。

例如老布什在91年打赢了海湾战争,但是当年爆发了储贷危机导致经济衰退,GDP下滑0.1%,结果克林顿以一句“It’s economy, stupid!”(笨蛋,根本问题是经济),轻松取代了老布什。

卡特在1980年輸給了裏根,一方面在于處理伊朗人質事件失敗,同時也在于當年美國經濟衰退,經濟下滑0.3%。而福特在1976年輸給卡特,原因在于1974、75連續兩年經濟衰退,74年GDP下滑0.5%,75年經濟下滑0.2%。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特朗普上任以后积攒的最大的政治资本,是其工作满意度(Job Approval)的见底回升。在其上任之初,其工作满意度一度高达46%,后来在17年底最低降至37%。但是经过18年以来的持续回升,目前已经稳定在44%左右,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这应该是特朗普最大的底气所在。

在特朗普上任的2017年初,美國失業率爲4.7%,目前已經降至3.7%的50年最低點附近。

在過去的兩年半中,美國新增了574萬個工作崗位,其中商品生産行業的新增崗位爲125萬,其中包括了50萬個制造業和65萬個建築業崗位,也就是低端的就業崗位明顯增加。而且同期非農就業的時薪上漲了8%,說明工資也在上漲。

而在過去的兩年,美國經濟的繁榮延長靠的是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和預期,這本身是有效的短期刺激政策。但是目前特朗普的減稅政策效應已經淡出,再疊加貿易摩擦引發的經濟減速,美國經濟很有可能在未來一年中步入衰退。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並非沒有約束,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既然特朗普的支持者是低收入階層,那麽其連任的關鍵就在于低收入階層的生活有沒有改善。如果貿易摩擦惡化使得美國農民收入下降了,經濟衰退使得美國工人失業了、工資下降了,那麽低收入階層也不會盲目支持特朗普。

做好自己無懼挑戰。

研究特朗普的勝選原因,其實對于我們應對中美經貿摩擦也有很大的啓發。特朗普代表的是美國經濟中低收入階層的少數派,這些人長期被經濟增長所忽視,最後導致了國家政治上的分裂。

而我國作爲社會主義國家,一直堅持共同富裕的理念。在過去的9年當中,我國貧困人口總數從約1.7億人降至1700萬人,貧困人口發生率從17.2%降至1.7%。17年政府提出要打贏三大攻堅戰,其中重要的一項就是精准脫貧。

特朗普的成功之處主要在于減稅政策,而其制約在于國會兩黨分裂,以及政府債務高企,因此很難有新的減稅政策出台。而對我國而言,自從18年就開始了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而19年更是將減稅降費金額增加到了2萬億元。而且我國政府的顯性債務率不到40%,即便考慮隱性債務之後的總債務率也不到60%,遠低于美國的約100%,這意味著我們未來還可以繼續考慮舉債來減稅,改善居民收入和消費、提升企業盈利,只要有強大的內需支撐,就無懼經貿摩擦的影響。

即便是在經貿摩擦方面,得益于一帶一路政策,我國的貿易早已多元化。目前對美出口只占我國總出口的17%,而今年以來我國對東盟、歐盟等非美經濟體出口明顯改善,彌補了對美出口大幅下滑的影響,使得整體出口依然保持了正增長。而美國在挑起經貿摩擦之後,其2季度的出口增速已經出現負增長,也是特朗普上任以後的首次負增長。

因此,雖然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值得肯定,但其貿易政策則是損人害己。而只要我們堅持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同時在貿易政策方面堅持開放和對等原則,在龐大內需和全球其他貿易夥伴的支持下,其實中國經濟並沒有失速的風險,反而是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大幅上升,那麽未來誰能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





已有 1 人評分經驗 論壇币 學術水平 熱心指數 信用等級 收起 理由
yangfw + 60 + 60 + 5 + 5 + 5 精彩帖子

總評分: 經驗 + 60  論壇币 + 60  學術水平 + 5  熱心指數 + 5  信用等級 + 5   查看全部評分

stata SPSS
qi509 发表于 2019-8-11 21:38:03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后由 qi509 于 2019-8-11 23:05 编辑

在論證美國的時候請先論證各個聯邦。這是因爲,美國是個聯邦制國家。各個聯邦相對是獨立的。你說美國怎麽樣怎麽樣是不正確的。美國代表不了各個聯邦。而美國體制是兩院制約總統。特朗普的軟肋代表不了美國的軟肋。更代表不了各個聯邦的軟肋。
eFinance 发表于 2019-8-13 08:34:22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在說夢話嗎?
redflame 发表于 2019-8-15 23:26:32 |顯示全部樓層
對于美國選舉制度的說明很有價值!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論壇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識産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8-24 08:23